绝对不会以为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

2018-08-18 07:10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“廉政短信”传播的并非“廉政文化”——恰恰相反,它其实是“腐败文化”的结构性组成部分。“廉政短信”在理念上将反腐寄托于官员的私德,在操作上使用的是江湖术士和村姑村妇的伎俩,在效果上更加令人不敢恭维——与道士和巫师的画符念咒跳大神一样,“廉政短信”给人带来的只是子虚乌有的心理安慰,或者制造一种清廉的假象,却把真正的病情给耽误了,可谓害人不浅呀!

按举办方的说法,此次活动目的是利用现代通信手段,用短信倡廉政、说廉政,传播廉政文化,使廉政文化更广泛深入地在广大社会公众中传播、渗透、弘扬、彰显,扩大反腐倡廉宣传教育的范围,在全社会营造廉荣贪耻的舆论氛围。

诸如此类的例子,举不胜举,如果要这些贪官们响应济南市纪委、监察局的号召,编写“廉政短信”, 传播“廉政文化”,他们肯定能出口成章,莫说一条,一百万条也难不到他们,而且保管你文采斐然,动人心魄。何况,就算他们“略输文采”,至少还有秘书可以代劳。可就算“廉政短信”满天飞舞,他们却仍然还是照贪不误。

济南市纪委、监察局开展修身养德短信征集活动,并明确要求全市副局级领导干部每人至少要创作编发一条廉政短信,作品要以修身养德、倡廉颂洁为主题。(6月10日《京华日报》)

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江湖术士的骗人伎俩怎么逃得过“群众”的“火眼金睛”呢?

旧时的道士与巫师们常以画符念咒或跳大神来驱鬼或治病;哪家小孩若爱啼啼哭哭,睡不安宁,其家人便在行人小便的处所,贴上一张上写“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个夜哭郎。过路君子念一遍,一夜睡到大天光”字条。在信奉这些巫术的人们看来,如此这般据说很灵验;但生活在科学昌明时代的现代人,却只觉得这些行为荒唐可笑,人们若得了病,绝对不会以为是有“不干净的东西”在作祟,自然更不会请江湖术士来画符念咒或跳大神,而是会将病人送进医院。没想到济南市却偏偏捡起了前现代时期的人们的“巫术思维”,企图以“张贴”在手机里的“天皇皇,地皇皇”,或以手机画符念咒跳大神来治疗“腐败”这一社会病和政治病。

成克杰说,“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脱贫,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!”,然而,他却索贿受贿4000余万元;四川交通厅厅长刘中山说,“喂,保安吗?把这个行贿的人给我赶出去!”,当场赶走重金行贿者,在四川交通厅一直传为美谈,然而,当检察院搜查刘宅时,才发现这座豪宅中不仅藏着一辆140万元买来的奔驰,而且其家财总额超过了1300万;甘肃兰州钢铁集团总经理张斌昌说,“现在是兰钢的困难时期。组织上让我来,是和大家同甘共苦的,不是来享受的。为此,我约法三章。第一,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小汽车。第二,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房子。第三,不乱花兰钢的一分钱!”,但他却贪污受贿几百万……。

若想治疗社会的或政治的腐败,唯一的路子只有从制度上着手,通过合理的制度设计,提高腐败的成本,削弱腐败的动机,清除引发贿赂的基本条件。如果想通过标语、口号或短信之类的现代“文字巫术”反腐,无异于缘木求鱼、痴人说梦。